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暗黑玄幻
暗黑玄幻

暗黑玄幻

黑夜的遗迹处处危险,白天的时候,遗迹凶兽很多,虽然也危险,但是基本都能避开,但是到了黑夜,原本白天的凶兽连声音也不敢出,早早回到各自的洞穴躲藏起来,因为黑夜遗迹又一种连它们都为之恐惧的凶兽出没。

它们速度快如闪电,根本无法更是它们的速度,而且它们攻击异常厉害,往往只见黑影一闪,已经夺取一条生命了,没有人见过它们的样貌,只见过它们鲜红的眼睛,奇怪的是,白天它们也不知道躲藏在哪里,没有一丝踪影,也没有任何一只出没,它们异常的神秘……

这时,树林中,一道娇影小心翼翼的往一个方向前进,一路上,娇影感知到树林又黑影以肉眼难寻的速度过来,娇影当时吓得一动不敢动,现在原地,连呼吸也不敢呼吸,,待到黑影离开后,娇影才更加小心的继续前进……

好不容易,终于来到了目的地,娇影立刻进去山洞内,快速布下隐藏法阵,下一秒,漆黑的山洞一片光明。

紫心瑶放好油灯后,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,心有余悸的响起刚才回来的惊险,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后,顿时清楚的感觉娇体一阵清凉,低头一看,发现衣裙破烂,衣服分开两边,露出雪白如玉的娇体,裙子破破烂烂,暴露出修长性感的美腿,。
紫心瑶看见后,眼睛通红,强忍着不流出泪水,从空间戒指,拿出一个精美的沐浴法宝,放好法宝后,输送灵力……

沐浴法宝得到灵力的输送后,立刻运用起来,下一秒,沐浴法宝装满了清澈的温水,而且还散发清香的气味。

紫心瑶脱掉破烂的衣裙,走进沐浴法宝内,感觉全身被温水包裹,传来阵阵舒服的感觉,紫心瑶没有以往那样享受沐浴的舒服,这时她娇手不停的擦拭娇体,媚眼通红,泪水汪汪……

终于,擦拭一番后,紫心瑶低头看着乳房的粉色吻痕,她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,脑海不禁回想不久前的事情,临近黑夜时,她准备找个洞穴休息,可是没想到却碰上了一支黑衣队伍,当时她就知道糟糕了,脸色大变,就转身逃离,可惜最终还是被追上了,……

无奈之下只好迎战,一番打斗,凭着超越自身境界的实力,硬是杀害了黑衣人队伍好几人,可是那时她体内灵力所剩无几,眼看还有三人,她知道自己被擒拿是肯定的了,正在想如何脱身时,三人又攻击她,她又急又惊,只好无奈再次迎战,在与一名黑衣男子击掌后,她那时已经灵力所剩无几,当时她被击飞跌在地上,喷出一口鲜血受伤了,,而且还昏迷了过去……

当她醒来时,感觉身体被几只手乱摸,她知道那时三名黑衣男子的手,当即又羞怒又惊慌,就像睁开眼睛挣扎,不过她随即想到自己没有逃离的灵力,于是想到了继续假装昏迷,趁机逃离。

三名黑衣男子摸了几个呼吸,就说要带她会山洞,慢慢享受,她当时异常焦急惊慌,不知如何是好,就在那时,她听见一名黑衣男子说,要回去埋了同伴,其他两名男子听见后答应了,就让其中一名带她回去……

刚回到山洞,她感觉被人扔在地上,传来一阵疼痛,没等她回过神来,就感觉被人坐在身上,而且衣服被撕裂着,她那时惊恐万状,不过她没有轻举妄动,依旧假装昏迷,因为她知道她只有一次机会,然后失去了,她即将面临的是被三个陌生男子奸淫,最后可能还被杀害,没办法,只好忍着,内心异常羞怒的感受衣服被撕裂成两边,裙子被撕裂得破破烂烂……

忽然,她感觉男子离开了身体,不过下一秒,她清楚感觉到身体被男子压着,而且就在下一秒,她感觉乳房被揉搓,乳头被吸吮,她内心羞怒,恐惧,不知是不是要反抗了,于是她偷偷眼睛睁开一丝裂缝,顿时发现男子一边揉搓着乳房,一边吸吮着乳头,而且还时不时抬头看她……

她知道男子还在戒备着,当时只好强忍恶心,悲痛,假装继续昏迷,承受男子的揉搓,吸吮……

幸好男子很心急,没有揉搓,吸吮多久,就忍不住了,偷偷看见他快速脱掉裤子,就双手打开双腿,跪在两腿间,提着坚硬坚挺的阳具,对着秘处口,那时她看见男子满脸兴奋,低着头,她感觉男子阳具抵在秘处口上下摩擦,传来阵阵异样感觉,可是她感觉无比恶心,屈辱终于忍不住了,拼死一搏,让她没想到得是,竟然得手了。

那时她愣住了,不过随即她没多想,因为她知道还有两个黑衣人要回来,连衣服也管不上换了,就焦急的匆匆离开……

紫心瑶越想越悲伤,看见乳房上的吻痕,脑海异常清晰记得那时,乳头在男子嘴里,被含着,被贪婪吸吮,传来阵阵疼痛,酥麻的异样感觉,可是她觉得很恶心,很痛苦,当时她差点忍不住痛呼出来,但是看着坚定的意志,无声无色的紧握娇手忍了下来,也因此最终得救,不然她根本无法想象被那三名黑衣男子奸淫的画面……

「呜呜,,呜……龙冥,你知道我也差掉被人污辱,呜呜,,你也会像爱护,那样爱护我吗,呜呜……,」紫心瑶双手捂脸很伤心的哭泣道……

……

另一边,绝色倾城的凤莹莹,全身赤裸,躺在床上,脸色艳红,满脸害羞,抬起头,看着跪在两腿间,双手捉住自己双腿分开,全身赤裸,俊美爱慕的龙冥,媚眼水汪汪,眼神羞涩,幸福,又有的期待兴奋……

下一秒,凤莹莹猛得仰头,娇手紧紧捉住被单,娇体僵直,满脸陶醉,眼神迷蒙,红唇半张,情不自禁发出诱人的娇吟道:「哦,,进来了,哦……好涨,好舒服。哦……」

紧接着,山洞内充满淫秽的欢好声,在油灯的照耀下,床上两人的影子分开,重合摇摆不定。

「啪啪啪」,「啪啪啪啪,」猛烈清脆的响亮撞击声……

「噗噗」阳具进出秘处发出的低沉淫秽声……

「哦哦,,冥哥哥。哦哦,,轻点,哦哦,。太猛了,哦哦,我受不了。哦哦……」凤莹莹发出的诱人娇吟声,还有两人的急促喘气声,混合交织成极度淫荡的歌曲……

「啪啪啪……」,「啪啪,啪啪啪啪」

「噢噢,,冥哥哥。噢,等一下,噢噢,,」凤莹莹脸色潮红,表情看似陶醉,又似难受,跪在床上,低着头,秀发凌乱,感受秘处传来极度敏感的酥麻,酥痒,看着自身饱满的圣峰,在承受抽插时,不停的前后夸张的摇摆,刚高潮的她,一时间忍不住娇吟着求饶……

半个时辰后,凤莹莹雪白的玉体变成了粉红色,跪在床上,修长性感的双腿,跪着大大分开着,翘臀抬起,娇手紧握被单支撑身体,低着头,秀发凌乱,脸色潮红不已,表情难受,红唇半张,流着唾液,媚眼水汪汪,眼神失神,涣散,饱满的圣峰垂吊着,樱桃通红坚挺,急促的娇喘连连……

下一秒,背后双手捉住柳腰的龙冥,,一边急促粗喘着,一边身体往后,「啵」的轻微一声,坚硬坚挺的狰狞粗长阳具脱离了秘处,随即,撑开着洞口一时间没法愈合的秘处口,流出一股大量白色混合的精液,顺着秘处滴落在床上,龙冥低头一看,发现凤莹莹两腿的大腿都有一条透明的淫液痕迹……

半柱香后,龙冥躺在床上,凤莹莹满脸艳红,绝色倾城的脸庞异常迷人妩媚,侧着娇体枕在龙冥手臂,娇手抱着他,满脸幸福,闭上眼睛入睡了,龙冥微微一笑,拉过被子,覆盖两人的赤裸身体,也闭上眼睛睡着了……

…………

时间一眨眼又过了三天,外界原本在得知遗迹又变故就准备第二天召集人员进去遗迹,可是当强行开启遗迹时,发现遗迹却发现遗迹的空间比之前要坚硬很多,于是就更加人手要强行打开,可是当发现遗迹空间随着所以发力,竟然开始出现了破碎,吓得他们所有人都停止不敢妄动……

所以门派高层立刻召开会议商量,最后没有什么办法,只好按在稳妥的方法,先布下削弱空间壁硬度的法阵,再尝试打开了……

不过遗迹内的各个门派精英弟子,有很多都是门派长老的孩子,或者长老的弟子,他们一时间又急又不知如何是好,最终圣门的周天子,刚好收到神算子路过附近,当时为了安抚焦躁的众人,于是请神算子算一卦……

神算子答应了,就在众人等待半天后,他说出这句话:「这次是大陆的劫数,成败我们只能顺应而为,不可干涉,成,大陆恢复以往的鼎盛,败,大陆从此多事之秋,甚至成为其他的囊中之物,,切记,不可强求,否则,只会增加失败的风险……」说完就不理会众人离开了……

周天子等人没想到竟然变得比之前更加糟糕,也没想到竟然如此严重,神算子的话,他们虽然没有尽信,但是他们知道神算子算卦很少出错,可以说几乎没有出错过,因此他们已经相信了九成……

门派的高层对视一眼,最后还是相信了神算子,只能期望这次遗迹内的人,平安无事,于是乎,原本打算今天进去,但是他们一再犹豫下,再次问了一下神算子,这次神算子再次算了一卦,告诉他们,待到遗迹空间壁,破碎时,放可进去……

这下,连削弱空间壁的法阵也收回了,等待空间壁自动破碎那一刻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然而这三天,遗迹内越发的危险,自从萧琳儿与黑衣老者激斗,双双重伤,而老者不幸被空间利刃杀了,萧琳儿重伤逃离,第二天,黑衣人得到老者陨落,但是也知道萧琳儿重伤的消失后,黑衣人知道有萧琳儿这个变数在,于是他们这次不计代价,全部出动,而且这次没有之前那样做事还想占便宜,想杀害大陆女弟子时,奸淫享受一番。

这次黑衣人每次都狠下杀手,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,不过,这下他们竟然更加容易得手,因为他们将那些女弟子打成重伤后,直接废了她的修为,又封印她,接着先带回休息的地方,等到晚上时,他们再慢慢奸淫享受……

这几天,龙冥,凤莹莹,司徒灵儿,紫心瑶,萧琳儿他们都有惊无险的渡过了,而且因为黑衣人的猛烈攻势,很对门派队伍完全应付不了,于是他们只能组织更加强大的队伍了,。

就在今天,龙冥带着凤莹莹遇到了圣门的队伍,经过了解,圣门也死了两个人,他们也没办法,因为现在他们个个自身难保,加入圣门的队伍后,就在黄昏时,竟然遇到了欲欢门,剑宗,妖门组织的强大队伍,……

当时他们所有人都很惊喜,圣门的加入让队伍更加强大,所有人都更加安心,然而最惊喜的是司徒灵儿。

司徒灵儿见到龙冥后,惊喜交加,当时就想不顾一切的扑向他,可是,当她看见龙冥身穿绝色倾城的凤莹莹时,她当时又惊又伤心,虽然她已经从龙冥口中知道凤莹莹的存在,但是她原本对样貌很自信,那时她想应该没人比得上自己,可是这一刻,她才发现自己的可笑,凤莹莹绝色倾城,圣洁高贵,比自己更加美,更加让男人为止倾慕,。

好不容易到了黑夜,由于人多,所以他们直接布置一个大型的隐藏法阵,然后各自拿出能居住的法宝,没有的要不跟其他人一起,要不直接露天打坐休息……

深夜时分,龙冥小心翼翼的放好枕在手臂熟睡的凤莹莹,从楼阁似得的法宝出来,关好门,打好结界后,左右一看没人发现后,快速的离开了……

然而就在他离开后小半柱香的时候,一个身穿黑衣,却不是神秘阻止的黑衣人,只见黑衣男子看了一眼龙冥离开的方向,然后,满脸兴奋,眼睛淫邪的偷偷想打开紧闭的屋门,可惜下一秒,他满脸阴沉,因为他发现竟然打不开,当然如果强行也是可以打开,但是那样就被人发现了,尝试几种方法,没有效果,无奈之下,满脸不甘的离开了,。

而这时,楼阁内的房间内,凤莹莹眼睛紧闭,呼吸平稳,熟睡着,娇手无意识的拉开被子,暴露出雪白饱满柔软的圣峰,粉嫩软绵绵的樱桃,极度的诱惑,如果真的被男子得逞进去,真的没法想象,在一些特殊的手段一边,绝色倾城的凤莹莹,因此失去被欲望吞噬理智,或者昏迷不醒,从而被陌生男子尽情奸淫的画面,究竟有多么悲惨……

另一边,一座两层楼高的精美楼阁内,此时司徒灵儿异常热情主动的搂着龙冥索吻,龙冥当时也热情的回应她……

半柱香后,大床前都是龙冥和司徒灵儿的衣服,床上两人赤裸的相拥热吻,娇体与身体在摩擦……

「唔,,唔唔,,。」司徒灵儿娇手环抱龙冥的后颈,修长的美腿竖立大大分开,红唇主动索吻,娇舌热情交缠舌头,挺着胸,迎合大手的揉搓,脸色艳红,媚眼半眯,水汪汪,眼神迷离,幸福爱慕,看着尽在眼神的龙冥,感受享受圣峰被揉搓,秘处被抽插传来的阵阵酥麻,酥痒,充实,美不可言的美妙快感……
「唔唔,,龙冥公子,哦,我不行了,哦哦,要来了,啊,,唔,唔唔……」
「哦,龙冥公子,等一下,哦,让我休息一下,哦哦,,唔,,唔唔,。」
「噢,,噢噢,,不要,龙冥,求你等一下,噢噢,,我,好难受,噢噢,啊,不行了,要又来了,噢噢,,已经第三次了,噢噢,,啊……」

「啊,好热,啊,。」司徒灵儿整个人瘫软在床上,不想动一个指头,脸色潮红不已,满身香汗淋漓,娇体痉挛,娇手无力的抱着趴在娇体上的龙冥,竖立的双腿无力垂直下来,满脸满足,眼神失神,迷离……

片刻,司徒灵儿终于恢复过来了,她抱着龙冥的身体,娇羞问道:「龙冥,你,你每次都射进来,我,我到时怀有你的孩儿,你会迎娶我吗……」

龙冥闻然,微笑道:「呵呵,你放心,你可能不知道,我因为身怀龙神血脉,想要得到孩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再说,我们都已经这样了,不用你说我也会迎娶你的,不过嫁给我后,你必须要,脱离欲欢门,不然我的父母,还有家族的人可不让我迎娶你为妻子的……」

司徒灵儿闻然,立刻惊喜道:「真的吗,龙冥你真的会迎娶我为妻子吗,太好了,我真的好高兴……」

不过下一秒,司徒灵儿就犹豫了,闷闷不乐道:「不过,我要脱离欲欢门其实也没什么,但是我的师傅对我恩重如山,我不可以说脱离就脱离的,龙冥,你给我一点时间,我回去跟师傅商量一下,好吗??」

龙冥闻然,理所当然道:「当然,这种大事肯定要商量的,而且,我们时间还长着呢,不急,等你商量好,给我一个答复,再做打算也不迟……」

司徒灵儿闻然,眼神闪烁不定,时而幸福,时而犹豫,点点头「嗯」的回答了一句……

一个时辰后,龙冥回到了自己的楼阁前,在打开门的一瞬间,他眉头一皱,随即满脸阴沉,眼神杀意沸腾,不过,最后他恢复原样,拿出传音符,跟司徒灵儿说要小心,并告知楼阁被人试图打开的事情……

片刻,龙冥全身赤裸的小心翼翼回到床上,侧身紧抱赤裸,熟睡的凤莹莹,眼神冰冷,杀意涌动,内心却又怒又惊,心有余悸,脑海幻想,当时要是没有谨慎发动楼阁的禁制,被人潜入房间,而心爱的莹莹又熟睡不知,中了陌生人的未知手段,从而失身,那他真的罪该万死,没有面目对面她了……

龙冥这样想完后,他再想是不是要凤莹莹以后睡觉要提高警惕,不要睡得太沉呢,不过他接着一笑,因为他想到心爱的莹莹肯定会说:你在身边干嘛要我不要睡太沉,提高警惕,那你呢,我才不要呢……

龙冥低头看了一眼熟睡的爱人,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,接着闭上眼睛也睡觉了……

……

而这时,确实去龙冥所想的那样,就在欲欢门其中一个女弟子的个人楼阁前,刚才那个黑衣男子,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,发现全部都女弟子都很小心谨慎,他不敢轻举妄动,于是一间间的摸索,终于这次他轻易的打开了楼阁的门……
男子小心翼翼的进去,看了一眼熟睡,样貌相当不错,衣着暴露的女弟子,他满脸兴奋,眼神淫邪,拿出一瓶东西,打开瓶塞,顿时一阵粉色的无味的烟雾飘出,男子将烟雾用灵力包裹,送到女弟子鼻子,下一秒,女弟子无意识,本能的呼吸了……

男子见状大喜,但还是等了一会儿才行动,男子首先轻轻推了推女弟子,发现她没发现后,力度渐渐加大,到最后用力推她也没反应他才开始真正的行动……

片刻,床前一大堆的衣服都是男子与女弟子的衣服,男子没有急着玩弄女弟子,他先检查一下,女弟子是否处子之身,当他发现不是后,他才安心的开始玩弄……

男子再拿出一个绿色的瓶子,将散发的绿色清香烟雾送进女弟子的鼻子内,女弟子无意识的吸取后,仅仅五个呼吸而已,原本干燥的秘处,开始流出了淫液,十个呼吸后,干燥的秘处流出一滴滴的淫液,已经异常的湿润了……

男子没有犹豫,双手将女弟子的双腿架在肩旁上后,提着坚硬坚挺的阳具,对着湿润的秘处,用力一挺,顺利没入秘处内……

「啪啪啪」,「啪啪啪啪」猛烈的撞击声随之响起。

「唧唧,唧唧」,「咕噜。咕噜」吸吮与贪婪吞咽的声音跟随其后响起……
「哼,,」女弟子眼睛紧闭,本能的时不时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哼声……

男子一边猛烈抽插,一边揉搓女弟子馒头大的圣峰,一边吸吮她粉嫩的樱桃,整个人尽情忘情的享受着女弟子的娇体……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女弟子的脸色忽然一阵潮红,红唇微微张开,发出「嗯」的无意识娇吟,竟然在睡梦中高潮了,男子感觉到女弟子的高潮,不过他没有理会继续猛烈抽插,终于,男子不知抽插多少下后,再也忍不住了,猛烈抽插十几下后,阳具用力往秘处深处顶去,接着阳具喷出大量的阳精射进秘处内……
一个时辰后,男子衣着整齐,也帮女弟子穿好衣服后,拿出一个小玉瓶,让女弟子闻了一下,瓶中的清醒烟雾,,随即男子大摇大摆的出了楼阁,男子最后抬头一看楼阁,知道再过两个时辰,女弟子就体内的药力就会消散,至于早上有没有察觉到被他奸淫,那就要看自己了,不过,即使察觉也是无法找到是他干的……

【完】